相关文章

内蒙古鄂尔多斯机场新航站楼 装饰工程展示

鄂尔多斯机场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布尔台格乡,北距东胜区45公里,距新建康巴什新区18公里。2012年改扩建后,机场等级达到4D级,可以起降A330及以下机型。

鄂尔多斯机场新航站楼建筑中心位置为直径108米的大型穹顶,两翼翼展约490米,总建筑面积119,149平方米。新航站楼造型优美独特,设计理念为草原雄鹰。项目于2009年4月全面开工,整体建筑造型新颖、独特,同时又蕴含有丰富的蒙古民族文化元素,犹如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,翱翔于辽阔的鄂尔多斯草原。

新航站楼由A、B、C、D、E楼及高架桥平台(G)六部分组成,分为地下一层,地上两层。地下-6.00米层为设备用房、旅客和职工餐饮用房及贵宾休息室;地上2.5米层为到达层,设有行李分拣厅和提取厅、迎宾大厅、贵宾休息室、国际和国内远机位候机厅;6.75米夹层设有国内和国际旅客到达(转机)通道、绿化大厅及管道夹层。另外,10.5米层为出发层送客大厅,设有2个值机岛,共32个值机柜台,有6条国内安检通道和4条国际安检通道;16.00米层为商业功能夹层。

广田股份在施工中不仅注重装饰效果的美观大方,还在降低材料成本和人工成本方面有了新突破。

项目部应用了建筑再生料技术,对降低材料成本和减少环境污染都有较明显的作用。

目前,我国建筑垃圾的数量已占到城市垃圾总量的30%—40%。以500—600吨/万平方米的标准推算,到2020年,我国还将新增建筑面积约300亿平方米,新产生的建筑垃圾将是一个令人震撼的数字。然而,目前我国建筑垃圾的处理利用率只有5%,绝大部分建筑垃圾未经任何处理,便被施工单位运往郊外或乡村,露天堆放或填埋,耗用大量征用土地费、垃圾清运费等建设经费,清运和堆放过程中的遗撒和粉尘、灰砂飞扬等又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。

废料砂是建筑垃圾的重要组成部分,经破碎后,可以代砂,用于砌筑砂浆、抹灰砂浆、打混凝土垫层等,这不仅可以产生巨大的环境效益,还将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。广田股份的这种新技术,把建筑垃圾中的废料砂直接制成粗细骨料,替代天然砂石,制造成砌筑砂浆砂浆。这样一来,既减少了建筑垃圾等固体废物对环境的污染,又节省了天然矿物资源,真正做到了材料的循环利用,降低成本,还产生了巨大经济效益。

废料砂提供的良好级配,使砂浆中的材料填充得较为密实,既能减少在抹灰界面产生的拉伸、挤压应力形变,也能有效减少界面破坏而产生的空鼓、开裂、脱落。复合助剂具有强劲的交联织补功能,与各组分别混合后构成三维立体结构,可有效提高砂浆的保水性能,减少空鼓、干裂。

项目部加入了无机玻化空心微孔材料,这种材料在预热到一定温度后由内到表面均匀膨胀,膨胀颗粒表面又经瞬间高温玻化、克服孔间表面张力而自由闭合,经降温后形成连续玻质化的颗粒表面,而内部保持着完整的多孔、中空空心结构。优良的轻质、强度和热电绝缘性能决定了这种材料的广泛用途,使用废料做重集料的砌筑砂浆不再因自重引起下垂开裂,轻自重建筑可有效提高建筑安全抗震性能。

建筑再生料在我国建筑装饰装修材料中的应用范围还很小,用量也相对较少,主要用于透水砖和低标号混凝土,而其中一半以上的细粉料无法应用并会造成二次污染,广田股份的技术扫除了这一应用的最大障碍,所以本工程中再生料得到了大范围应用。该技术的推广将对绿色循环经济产生深远影响,同时也会给企业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。

广田股份还在工程中应用了钢丝绳冲筋拉紧装置,该装置在使用过程中以单向轴承为核心部件,能够将钢丝线绳拉紧,故能使原先柔软的线绳具备找平标准的刚性和回复力,并且能将最小抹灰厚度控制在2毫米左右。该装置既可以节省材料成本,又可以降低人工成本。

使用该装置进行的施工工艺更加适合薄层的抹灰,因而更能节省建筑材料用量。而与传统的灰饼或砂浆冲筋工艺相比,该装置的操作更加简单,更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对工人技能和经验的要求,从而降低了人工成本。使用该装置在不超过7米宽的墙面上只需要一根钢丝绳,大大缩短了放线时间,提高了施工效率。网架加工

中国的建筑行业正面临着技术工人断层,这使得行业的人工成本越来越高。而该装置的使用在某种程度上降低了对工人技能和经验的要求,甚至没有任何抹灰找平经验的工人经过短暂培训之后也可以操作,所以不仅降低了人工成本,也为工人的转型提供了新的发展方向。另外,在建筑装修施工中,墙面砌得越来越规整,混凝土制模水平越来越高,使用砂浆来进行抹灰找平的厚度越来越小,该装置也符合这种发展趋势。